中国古代金属技术与传统工艺展示平台

中国西南少数民族的火草布纺织

传统工艺级别:  传承人信息:   点击:

中国西南少数民族的火草布纺织

李晓岑1 李云2
 
(1.北京科技大学冶金与材料史研究所,北京,100083
2.安徽建工学院机械与电气工程系,安徽,合肥,230022)
 
 
摘要:火草布是以野生植物火草的叶子作为原料的纺织品,至今仍在滇川部分少数民族中使用,火草布历史较为悠久,纺织工艺比较复杂,其原料在中国纺织史上具有独特性,是罕见的历史悠久的混纺布,与民族文化和生活习俗密切相关,具有重要的文化遗产价值,值得进一步保护和开发。
关键词:少数民族火草布;纺织
 
火草布是中国西南少数民族富有特色的一种布料,其原料火草是西南地区答沟和山坡上常见的一种一年生草本植物,经鉴定为菊科勾苞大丁草属植物(Gerbera delavayi Franch)中的一种,中草药书中称其为牛耳朵火草。火草叶片和根部长满黄白色细毛,可以收下晒干作火镰打火用的火绒;古代用燧石取火时,也多用其作为引火的易燃物,故命名为火草。火草每株有5-10片叶子,为尖矛状,叶背为薄膜状的白色纤维,交织无序,可以撕下捻线,多与麻或棉混织成布料。用火草布织成的衣服,透气性和保暖性都很好,有棉毛混纺的效果。
 
中国西南少数民族制作和使用火草布的历史悠久,文献记录己有500多年。衣着火草衣的民族众多,包括纳西族、彝族、白族和傈僳族等。其采用野生植物的叶子为纺织原料,在中国纺织史上十分独特而罕见,可以说是西南少数民族的一项重要的创造发明,但历来被研究者忽视。几部重要的纺织史著作,如陈维程主编《中国纺织科学技术史》(科学出版社,1984)、赵承泽主编《中国科学技术史·纺织卷》(科学出版社,2002)都没有提到火草布。下面以笔者在云南和四川少数民族地区实地调查的资料为基础,初步叙述火草布的历史、工艺流程、纺织工具、产品特点及其民俗。
 
 
一、文献记载
有关火草布的最早记载见于明代云南的文献。明《滇略·产略》引《南诏通纪》云:兜罗锦,出金齿木邦甸。又有火草布,草叶三四寸,蹋地而生。叶背有绵,取其端而抽之,成丝,织以为布,宽七寸许。以为可以取火,故曰火草。然不知何所出也。这里记载的是明代云南纺织火草布的情况,准确记载了火草叶的形状、采用纤维的部位以及当时火草布的宽度。据此,火草布在云南应有500年以上的纺织历史。
 
明清时期的《增订南诏野史》卷下记载了滇中彝族穿火草布衣裙的情况:老悟课罗,即罗婴,又名罗午、罗武。男披发贯耳,披毡佩刀,穿火草布衣,女辫发垂肩,饰以海贝碎碟,穿火草布裙。罗婴是古代彝族的一支,说明当时彝族己用火草布做成衣服和裙子。清康熙《云南通志》记述云南彝族罗婴……男子髻束高顶,戴笠披毡,衣火草布,也讲了彝族支系罗婴以火草布作为衣服的情况。
 
清光绪《武定直隶州志》记载:夷人缠头跌足,挽发捉刀,妇人辫发用布裹头。不分男女,俱披羊皮……具或用笋壳为帽,衣领以海贝饰之,织火草麻布为生。这是武定彝族以火草和麻织成混纺布的情况。现在武定和禄丰一带的彝语称火草为涛摸,即造火用的草之意。
 
清光绪《云南通志》引《古今图书集成》记载:云南府火草,土人缉以为衣。清代,云南府在今祥云一带,是白族和彝族聚居地,他们也纺织火草布。
 
清宣统《楚雄县志》也说:课课有黑白两种……缠头跌足,男带刀,女辫发,皆披羊皮……衣襟饰海贝,绣花;绩麻织布或市羊毛布、火草布交易。这里课课指彝族。当时楚雄的彝族织火草布,不仅自己穿,也用于交易。据调查,楚雄彝族所织的麻布,幅宽只有16~20厘米,平纹组织,粗糙,但坚实耐用。若在绩麻时,夹入一些火草,织成火草麻布,就会更加耐穿、舒适、保暖。
 
清乾隆《东川府志》提到:火草布以火草为经纬,织就裁为被,最暖,不宜遇火。这里描述了清代滇东北用火草织布的情况,经纬线都用火草织成被褥,这是很罕见的情况。清道光《东川府志》再次记述:以火草为经纬,织就裁为被,最暖,但不宜遇火
 
清光绪《姚州志》记载滇中姚安一带织火草布的方法:火草布,火草叶似苯营,表青里白,从生如盘,其用以引火者,暴干去表存里,夷人则生取之,辑其里为线,织时用麻线为经,此线为纬,名曰火草布。其轻暖鲜洁,较胜于净麻者。姚安在今楚雄彝族自治州。这里较详细地记载了滇中地区彝族纺织火草布的情况,提到火草叶表青里白的特征,说火草纺织是麻线为经,此线为纬,这是直到今天还在使用的用火草和大麻混合纺织的方法,产品即火草与麻的混纺布,有轻、暖、鲜、洁的特点。
 
民国《新篡云南通志》卷一四二提到鹤庆有火草布。据笔者19982月在滇西北的鹤庆县六合乡所见,当地彝族十分喜爱穿火草布缝制的衣服,因火草衣服为白色,他们被称为白衣人”(有的文献写为白依人”)
 
以上是迄今查找到的有关火草布的历史文献记录。至今,穿火草布衣服在云南和川滇边境的一些民族中仍很流行,主要有武定、鹤庆、石林的彝族、丽江、中甸以及四川木里的纳西族、永胜的塔鲁人、怒江的白族(那马人)、滇南马关的苗族、滇中永仁的部分傣族等。另外,罗钮和钟秋也调查过滇西的傈僳族纺织和使用火草布的情况,对其工艺有基本的描述[1](P252~258)。以上火草布的分布地点当然不一定完整,但从己知的地理分布看,以滇西北的少数民族使用火草布为多。
 
二、纺织工艺
笔者于1998年就曾见滇西北的鹤庆县六合乡白衣人纺织火草布,姑娘们在7-8月时,要用大约1个月的时间到山上采摘火草叶,以后就终日在家搓线、纺纱、织布、做衣服,惜当时没有引起重视。2000年,笔者在云南滇西北纳西族地区的大具乡和三坝乡,曾对火草布进行了专门调查,有关情况在《云南民族民间工艺技术》中描述过[2](P189~191)20068月,笔者在川滇边境的四川省木里县俄亚纳西族乡又深入地调查了火草布纺织的情况,以下火草布的纺织工艺过程就是根据此次调查材料整理而来的。
 
考察时正值夏天,是采摘火草叶的最佳时节,坡前沟边,随处可见野生的火草,否则秋冬来临,火草就会渐渐枯萎。均为妇女从事此项工作,仅俄亚大村就有上百名纳西族妇女在织火草布,因为采火草的量很大,她们不仅在俄亚乡,也到数十公里外的香格里拉县洛古乡采集火草。待采了足够的火草叶子后,妇女就在自家的院中,终日纺织和劳作,为全家制作一件件喜爱的火草布新衣。
 
火草布传统纺织的主要工序如下:
 
1.采火草叶:每年的7-8月份,正值雨季,火草叶子己成熟,呈尖矛状,叶面较宽,长约15-20厘米。只采叶子,不采火草的根部。
 
2.洗涤:把刚采到的火草叶子背到沟边,在水中冲洗掉杂质,并剔除质差的叶子。
 
3.撕叶:人盘腿坐在地上,用手把火草叶子背面的纤维撕下来,只要表皮白嫩的一层棉状物,另一侧青色的叶面则废弃不用,边撕边用手把白色纤维一小段一小段联结起来搓成线。
 
4.晾晒:把搓好的火草线拿到日光下晾晒,约需要半天的时间。
 
5.绕线:右手拿一小棍状绕线器,并飞快地转动,左手绕火草,把火草在棍子上端缠成小卷状。这道工序可利用零碎时间进行,因此常常可见妇女们边走边绕火草线。或用捻杆较长的单面插杆纺轮进行加捻,捻一段再绕线。
 
6.织布:绕出火草线后,为了增强火草布的韧性,往往以麻线为经线,火草作为纬线织布。待麻经线上织机,准备工作做好后,把火草线放在梭槽中,为了使布更耐久,也有用麻线和火草同时作为纬线的,这样就需要有两个分装麻线和火草的投梭来回交替使用。人坐在水平织机上,根据需要可采用侧织法(如图1)或正织法。一根踏板控制一片综,两片综分别控制上、下两层经纱面,用梭投纬、箱打纬,完成麻、火草的混纺织法。一位中老年的妇女,一天仅能织1-2米左右的火草布。
 
1纳西族的侧织法(李晓岑摄)
 
从采集火草叶片到缝制成火草褂子,大约需要经过10多道工序。据考察,各地的火草布纺织工艺,不外乎侧织法和正织法两种方式。侧织法与正织法相比,一方面织工的活动范围大,可根据需要一边织一边向前移动,等织到一段长度后,再放经、卷布,避免了频繁放经和卷布,提高了织布效率。而正织法织工是坐于卷布轴前的固定位置上进行织造。如果箱、综被固定在小范围内活动的机型,例如纳西族的一些水平织机,箱是依靠固定的摆杆打纬,则不能采取侧织法;另一方面,因为脚踏杆位于机架内,处于综片正下方,所以织造时织工只能用靠近织机里侧的一只脚交替踏动两根脚踏杆,从而又影响了织布进度,这是侧织法的不足之处。
 
用火草布织成的成品,大致可以分两类,一是混纺类,考察所见几乎都是这种方法,即纬纱采用火草、经纱用麻或棉织成的火草布,这种混纺类的火草布比较结实耐用,而且还可以洗涤,并且越洗越白,穿在身上冬暖夏凉。在中国纺织史上,混纺布也十分罕见,所以其具有重要价值。另一类是经纬纱均以纯火草纺织而成的,可以用来缝被子,柔软舒适,但这种纯火草纺织的布耐久性稍差,而且不能过多地洗涤,这种纯火草纺织品极少,笔者在考察的几个地方都没有见到这种非混纺的火草布,但前述的文献确有记载。
 
2000年,笔者在香格里拉县的三坝纳西族乡考察时,还看到用棉线与火草混织为布的,除白色棉线外,往往还可以加入其他颜色的棉线,以棉线为经线、火草为纬线,织成有花色的火草棉布。据当地纳西族说,这是现代才尝试成功的做法,可谓是一种技术创新。
 
织出的火草布幅面较窄,一般为巧厘米宽,需多块拼接,才能缝制为衣。对一块从俄亚带回的麻和火草混纺布进行观察,放大镜下可见布表面麻纤维和火草纤维交织,有较多孔隙,布料较厚。这种布因用麻和火草混织,一般为素色,外观有皱纹感。火草布很柔软,透气性好,线条明快,朴质大方,色彩鲜白,即清光绪《姚州志》说的轻、暖、鲜、洁。在西南少数民族地区,这种采用天然的原料,用传统的手工纺织和缝制的技艺仍然保留着,末被现代的缝纫机加工所取代,确实是纺织史上的奇迹。
 
据笔者所见,滇西北鹤庆白衣人的火草布纺织工艺与纳西族相同。据前人调查,傈僳族称火草布为扎曼,其火草布的纺织工艺也与纳西族的大致相似,也是以火草线作纬线使用,以麻纱或棉线为经线进行织造。产品的使用方式也相同。
 
三、纺织机具
根据在云南中甸三坝乡、四川木里的俄亚乡和依古乡等纳西族地区调查火草布纺织的情况,现把纺织机具的实测结果简介如下:
 
1.工形架:木质,纺织前用于绕线,长75厘米,宽32厘米。同样形制的工形器在江川李家山遗址、晋宁石寨山遗址均有出土,为青铜质。
 
2.木制织机:这种织机为双综双踢互动式踏板水平织机,即传统四柱式织机。机架为直式长方形,长210厘米,宽60厘米,高160厘米。织布时,两片综的上端分别被吊起,连接在水平织机的上方横梁上,横梁可在上方机架上滑移,综的下端分别与两脚踏杆连接。
 
3.梭:木质,船形,两端尖状,长26.3厘米,宽5厘米。中空有槽,可放置纤子,用于穿用作纬线的火草线以及织彩色的布所用的黑色、白色或红色棉线的缠绕,其表面十分光滑,以利于左右投梭。
 
4.机刀:用木制成,分两种,一为打纬刀,长85厘米,最宽处15厘米;二是分经刀,长85厘米,宽10厘米。该织机上主要用箱打纬,机刀是辅助用具,可以起扩口分经作用。
 
5.(如图2):木质,外围为长方形木框,其内密排竹丝,似梳状,空隙数量与所织布匹的经纱数量相关,一般有木框的筘称为定幅筘,长25厘米,宽19厘米。用细绳垂直吊于机架上方的横梁上,起梳理经纱和控制经纱密度作用,同时还具有支持经纱平面的作用。
 
 
2纳西族的筘(李晓岑摄)
 
总的来看,火草布的纺织机具与当地少数民族的麻纺织机具没有区别,是互相通用的。
 
四、火草布产品
云南和四川的纳西族、彝族、傈僳族等少数民族都喜欢穿火草布衣服,由于不同的民族各有不同的宗教、文化、习俗,其火草布产品在款式、风格等方面也有区别。
 
纳西族主要采用火草和大麻混纺织成火草布,制成外衣、裙子、裤子等。火草衣透气性好,很适于夏季穿着。在四川木里的俄亚乡和云南香格里拉的三坝乡就常能见到纳西族男女穿着火草布的裤子和衣服,特别在过年过节时,更是作为心爱的衣着。
 
彝族是西南各省分布最广的一个民族,支系众多,其服饰丰富多彩。云南武定县的彝族用火草布织为筒裙、裤子、挎包、褂子等。有时还要搭配花纹,使其更加美观。当地彝族多喜欢挎绣花的火草布挂包,上绣各种花卉,或石榴开花丹凤朝阳等图案。云南东川一带的彝族青年,只有逢年过节时才舍得穿火草褂子。这种用火草做成的领褂保暖、透气、柔软舒适、经久耐磨,颜色黄白,在阳光下有耀眼的光泽。但要织成一件领褂,却要采摘大量火草叶,凝结着艰辛的劳动。姑娘往往将火草衣赠送意中人,作为定情衣”;而小伙子则以能穿上火草衣走亲访友而感到自豪和光荣。
 
滇西北鹤庆县六合乡的彝族白衣人,在清康熙《鹤庆府志》卷十一中被称为伯彝,他们视火草为祖血所化,一直有火草崇拜。在每年农历三月十五和立夏日的朝山节,人们便穿上火草衣,登山歌舞,以纪念自己的祖先,然后分头采集火草,以表示对祖先永不相忘。姑娘要纺织出一定数量的火草布,出嫁时为新郎家中的每个人制作一件火草衣,作为嫁妆。
 
火草布衣服由于其独特的文化价值,近来也深受旅游者的青睐,到这些地区旅游时,常常购买火草布衣服作为收藏或自用。
 
 
五、结语
火草布最重要的特色是以野生草本植物的叶子火草叶为纺织原料,在中国古代纺织史上,主要用植物的茎皮纤维作纺织原料,而利用野生草本植物的叶子为纺织原料,这似乎是惟一的例证。英国伦敦的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Victoria & Albert Museum),收藏有全世界众多的织物标本,但笔者也没有发现以植物叶子为纺织原料的藏品。所以,火草布的原料具有独特性,是中国西南少数民族在纺织技术上的一项重要创造发明,并己有500年以上的历史。火草布又是一种罕见的有悠久历史的混纺布,其工艺(如采用纺轮、手工绕线等)也反映了人类早期纺织的某些特点,制作技艺可作为重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保护和发掘。从产品使用看,火草布至今仍在滇川部分少数民族中使用,与民族文化和生活习俗密切相关,寄托着深厚的民族情感。
另外,火草布作为富有特色的少数民族传统纺织产品,也具有一定的旅游开发价值。
 
 
参考文献:
[1] 罗钎,钟秋.云南物质文化·纺织卷[M].昆明:云南教育出版社,2000.
[2] 李晓岑,朱霞.云南民族民间工艺技术[M].北京:中国书籍出版社,2005.
 
 
(本文已发表于《云南社会科学》2010年第2期)
Copyright © 2011 北京科技大学科技史与文化遗产研究院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30号 | 邮编:100083
  京ICP备1101080021号